分裂

一人我盘旋盘旋拧成绳
一人我两行两行泪纵横
一人我破裂破裂满身纹
一人我分裂分裂变两人

一群我对视舞蹈相穿梭
一个我独自歌唱像破锣
满身我寒风中不停瑟缩
满地我昨夜雨中被打落

问你问你今日你又有几何
问你问你何日你又将何处去(读如克)
问你问你闪闪烁烁是为何
问你问你觉似我者还几个

一人我分裂分裂一群人
群人都破裂破裂满身纹
满地都支离破碎的灵魂
请问你何人为何读我这凌乱文

无情之诗 之 锁

我不知来自何方
何方的我 在这里彷徨
彷徨间的我惟期待一只手
让我不再孤单不再眺望

白昼间我独自沉睡
是谁在我床头放一支玫瑰
人间的芳菲并非真的无谓
难求的是你抹干我的眼泪

我只求在你面前哭泣流泪
像是雷声中窗上不干的雨水
宽恕我浸湿你的心扉
请把我藏进你的心内

转眼间我不知又要去向何方
请你铸把脚链锁我不再飘荡
转眼间我只求你停住脚步
这世上早已无什么归路

晚安

晚安,平平无奇的夜
我想今天,我得趁你睡着偷偷溜走
坐在阳台的风上眺望我的人生
偷腥般期待黎明

我想我是一块阴沉的云
明知我赖你而活
太阳一现我便融化
可我宁愿先见到朝霞的风景

你睡吧,睡吧
我把大衣披给你
我轻轻地在天上飘着
不让一丝闪烁的星光把你惊醒

你嘴角缓缓流出一丝狡黠的笑
竟使我心头微微发惊
你梦的好吗?怪物
你可知我在等待光明

又一天

有时你是否感到厌倦
厌倦新开始的又一个凌晨
有人在鼾声中沉默
有人在喧嚣中苏醒
远方余晖黯淡下去的地方太阳又伴着云彩升起
地平线是那样的遥远
//
有时你是否会感到悲伤
昨夜的梦就这样被焚烧殆尽
人还活着就已开始被遗忘
//
不,我不会想
没有你的一个新的清晨
那与旧的又有什么两样
年轻人渴望黑暗夜里的缠绵
年迈者才怀念昨日的光
//
逃离城市的人像是逃离地狱
欲望如同死神令人沉醉
请你焚烧我吧,
太阳!
趁我还没有体会爱与幸福
先让我感受你的热量

无情之诗 四

一朵乌云渐渐舒展开来
死去的人们坟头花儿开始发芽
你有没有看见?
//
我随着溪水匆匆地流过
有谁想要在我身上放一只酒杯
哐当
//
遥远的山崖上传来笛声
羊群在唱着最后一支悲恸的歌
请你把我带走吧
//
我不要做一块石头
我不再是一颗岛屿
我不想拥有一枚凝固的心

雷雨

轻薄的夜幕被快刀割裂
无数人在斯拉声中醒来
三十年里人们脸上流下三千年的泪水
昨夜死去的家伙们你们何日复生?
无数颗雨滴像无数颗星星
被伤害的我又瞎又聋
我的呐喊在雨水中淹没
种植粮食的人们心中被栽满了痛苦
今晚只有坏人和傻子才会做梦

一块铁在承受被锻打的痛苦

你是要做一把斧头还是一把剑
没有人问过我这一点
远方的远古矿坑里在下着暴雨
回荡我耳边的是电闪雷鸣
//
远方斧头的木柄被人握住用于砍树
砍下的木柴焚烧着人们自己的家
制剑的工人红热的血液淌在地上
像矿井里的水坑
//
我是一块没有脑子的顽石
可是锤子,我和你一样
都是铁啊
你难道没有年青的时候
你难道没有听到过电闪雷鸣
你难道一生就甘于捶打和被捶打
你难道就不曾拥有一颗红热的心
//
你越沉重
我越痛苦
你越精密
我越不甘
你越是顺从人意
我越是想
你和我凭什么
来这兵兵邦邦的锻造厂

城市 一把被掀翻的伞

房屋顶上在下雨
雨水的声音滴滴答答
锤子凿子声滴滴答答

一条湿漉漉的
刚被从梦乡捞出来的鱿鱼
在案板上滴滴答答
这城市在滴滴答答

我从沉重的

铜质的

镶满青色的黄铜纽子的

大门前走过

他猛地夹住了我的脑袋
雨水从塑料雨棚的弧形顶上划过
在我的后脑勺上滴滴答答
我的血在滴滴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