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

一人我盘旋盘旋拧成绳
一人我两行两行泪纵横
一人我破裂破裂满身纹
一人我分裂分裂变两人

一群我对视舞蹈相穿梭
一个我独自歌唱像破锣
满身我寒风中不停瑟缩
满地我昨夜雨中被打落

问你问你今日你又有几何
问你问你何日你又将何处去(读如克)
问你问你闪闪烁烁是为何
问你问你觉似我者还几个

一人我分裂分裂一群人
群人都破裂破裂满身纹
满地都支离破碎的灵魂
请问你何人为何读我这凌乱文

无情之诗 之 锁

我不知来自何方
何方的我 在这里彷徨
彷徨间的我惟期待一只手
让我不再孤单不再眺望

白昼间我独自沉睡
是谁在我床头放一支玫瑰
人间的芳菲并非真的无谓
难求的是你抹干我的眼泪

我只求在你面前哭泣流泪
像是雷声中窗上不干的雨水
宽恕我浸湿你的心扉
请把我藏进你的心内

转眼间我不知又要去向何方
请你铸把脚链锁我不再飘荡
转眼间我只求你停住脚步
这世上早已无什么归路

YAVT 镜像站协作开发指南

众所周知,本站的子域名https://yavt.fengtao.xyz/下开设了YAVT的镜像站,为满足爱好者制作新的测试的需要,可以向站长(也就是我本人)提出申请,在子站上建立新的测试项目。

为了制作一个 8 Values – like 的测试,需要有一个模型文件和一个测试文件,YAVT的模型文件现分享在下方。

修改后,将它们通过直接留言或分享链接的方式传达给我,我会在每天不定时将其上线,本文亦会不断更新各测试的上线状况,请有需要者定时查阅。

继续阅读“YAVT 镜像站协作开发指南”

音乐赏析——达明一派

第一次听到达明的歌是听见朋友在放石头记,朋友是广东人,喜欢外放些香港歌曲。香港人把自己的母语叫做广东话,奇怪的是,好像除了香港,广东话的音乐在广东的其他部分是缺席的,甚至连广东话本身都有消亡的趋势。不过好在,上世纪港乐的余威尚在,广东歌还是有人听的。

继续阅读“音乐赏析——达明一派”

晚安

晚安,平平无奇的夜
我想今天,我得趁你睡着偷偷溜走
坐在阳台的风上眺望我的人生
偷腥般期待黎明

我想我是一块阴沉的云
明知我赖你而活
太阳一现我便融化
可我宁愿先见到朝霞的风景

你睡吧,睡吧
我把大衣披给你
我轻轻地在天上飘着
不让一丝闪烁的星光把你惊醒

你嘴角缓缓流出一丝狡黠的笑
竟使我心头微微发惊
你梦的好吗?怪物
你可知我在等待光明

又一天

有时你是否感到厌倦
厌倦新开始的又一个凌晨
有人在鼾声中沉默
有人在喧嚣中苏醒
远方余晖黯淡下去的地方太阳又伴着云彩升起
地平线是那样的遥远
//
有时你是否会感到悲伤
昨夜的梦就这样被焚烧殆尽
人还活着就已开始被遗忘
//
不,我不会想
没有你的一个新的清晨
那与旧的又有什么两样
年轻人渴望黑暗夜里的缠绵
年迈者才怀念昨日的光
//
逃离城市的人像是逃离地狱
欲望如同死神令人沉醉
请你焚烧我吧,
太阳!
趁我还没有体会爱与幸福
先让我感受你的热量

无情之诗 四

一朵乌云渐渐舒展开来
死去的人们坟头花儿开始发芽
你有没有看见?
//
我随着溪水匆匆地流过
有谁想要在我身上放一只酒杯
哐当
//
遥远的山崖上传来笛声
羊群在唱着最后一支悲恸的歌
请你把我带走吧
//
我不要做一块石头
我不再是一颗岛屿
我不想拥有一枚凝固的心

雷雨

轻薄的夜幕被快刀割裂
无数人在斯拉声中醒来
三十年里人们脸上流下三千年的泪水
昨夜死去的家伙们你们何日复生?
无数颗雨滴像无数颗星星
被伤害的我又瞎又聋
我的呐喊在雨水中淹没
种植粮食的人们心中被栽满了痛苦
今晚只有坏人和傻子才会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