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田野

妈妈在田野里呢喃:“我们小时候,不需赎买生命。”

今天的田野是钢铁的田野,每个人都在劳作,气候被改造,再也没有寒冬,银色的花朵永恒开放

妈妈在田埂上奔跑,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和牛生活在一起,花朵到了夏天就开始衰败,不像今天闪烁着银色的光

今天的世界是钢铁的世界,妈妈的双腿上褪去了泥泞,人们使用银色的筷子刀叉饮食,在美丽的永昼里奋力娱乐。

人们为了在银色的世界里奔跑,嬉戏,在银色的日子里歌唱。歌声再也不像往昔那样可以飘向远方。

终于有一天妈妈和我都疯了,我们的歌声变得凄厉难听,穿透了无数层的钢铁建筑,远方的人们也捂上耳朵,或是一同疯狂。

妈妈用凄厉的嗓音呐喊:“我们小时候,无需赎买生命。”

今天的陆地是一片坟场,没有人在意在墓碑中穿行。难听的歌声终于唤出厉鬼,哭声在钢铁间不断回响。

疯子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叫嚷,直至疯狂。这钢铁的世界,银色的世界,闪耀的世界,牢不可破的世界啊。

你什么时候碎裂啊,歌声穿透了每一个堆满坟茔的山谷,醒来的尸体无处可去,只得到处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