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一块铁在承受被锻打的痛苦

你是要做一把斧头还是一把剑
没有人问过我这一点
远方的远古矿坑里在下着暴雨
回荡我耳边的是电闪雷鸣
//
远方斧头的木柄被人握住用于砍树
砍下的木柴焚烧着人们自己的家
制剑的工人红热的血液淌在地上
像矿井里的水坑
//
我是一块没有脑子的顽石
可是锤子,我和你一样
都是铁啊
你难道没有年青的时候
你难道没有听到过电闪雷鸣
你难道一生就甘于捶打和被捶打
你难道就不曾拥有一颗红热的心
//
你越沉重
我越痛苦
你越精密
我越不甘
你越是顺从人意
我越是想
你和我凭什么
来这兵兵邦邦的锻造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