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天

有时你是否感到厌倦
厌倦新开始的又一个凌晨
有人在鼾声中沉默
有人在喧嚣中苏醒
远方余晖黯淡下去的地方太阳又伴着云彩升起
地平线是那样的遥远
//
有时你是否会感到悲伤
昨夜的梦就这样被焚烧殆尽
人还活着就已开始被遗忘
//
不,我不会想
没有你的一个新的清晨
那与旧的又有什么两样
年轻人渴望黑暗夜里的缠绵
年迈者才怀念昨日的光
//
逃离城市的人像是逃离地狱
欲望如同死神令人沉醉
请你焚烧我吧,
太阳!
趁我还没有体会爱与幸福
先让我感受你的热量

无情之诗 四

一朵乌云渐渐舒展开来
死去的人们坟头花儿开始发芽
你有没有看见?
//
我随着溪水匆匆地流过
有谁想要在我身上放一只酒杯
哐当
//
遥远的山崖上传来笛声
羊群在唱着最后一支悲恸的歌
请你把我带走吧
//
我不要做一块石头
我不再是一颗岛屿
我不想拥有一枚凝固的心

雷雨

轻薄的夜幕被快刀割裂
无数人在斯拉声中醒来
三十年里人们脸上流下三千年的泪水
昨夜死去的家伙们你们何日复生?
无数颗雨滴像无数颗星星
被伤害的我又瞎又聋
我的呐喊在雨水中淹没
种植粮食的人们心中被栽满了痛苦
今晚只有坏人和傻子才会做梦

一块铁在承受被锻打的痛苦

你是要做一把斧头还是一把剑
没有人问过我这一点
远方的远古矿坑里在下着暴雨
回荡我耳边的是电闪雷鸣
//
远方斧头的木柄被人握住用于砍树
砍下的木柴焚烧着人们自己的家
制剑的工人红热的血液淌在地上
像矿井里的水坑
//
我是一块没有脑子的顽石
可是锤子,我和你一样
都是铁啊
你难道没有年青的时候
你难道没有听到过电闪雷鸣
你难道一生就甘于捶打和被捶打
你难道就不曾拥有一颗红热的心
//
你越沉重
我越痛苦
你越精密
我越不甘
你越是顺从人意
我越是想
你和我凭什么
来这兵兵邦邦的锻造厂

城市 一把被掀翻的伞

房屋顶上在下雨
雨水的声音滴滴答答
锤子凿子声滴滴答答

一条湿漉漉的
刚被从梦乡捞出来的鱿鱼
在案板上滴滴答答
这城市在滴滴答答

我从沉重的

铜质的

镶满青色的黄铜纽子的

大门前走过

他猛地夹住了我的脑袋
雨水从塑料雨棚的弧形顶上划过
在我的后脑勺上滴滴答答
我的血在滴滴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