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无情之诗 一

白昼的雾气映照出你清晨的眼睛
正如昨夜我之所见
今天的你像一团忽明忽暗的云朵
又像一枚忽远忽近的背影
我的眼中透露出一张渔人的网
缠绕在我紧紧收缩的心
寒冬里你的笑面像一团微弱的烛光
我想象着成为一颗不断缩短的灯芯
明日的你将去向哪里
我像一个呆子傻傻地伫立
分类

死去的人不会说话

死去的人不会想起
三十年前你嚎啕大哭
死去的人不会想起
三十年前你把窗帘拉上
人们手拉着手在唱着歌
歌唱着苦难而甜美的生活
一朵乌云飘过
//
死去的人不会记得
宽阔的马路上,少年那曾是你的尸骸
乌云一朵接着一朵
螳螂的招手如何能抵挡
//
今天的阳光灿烂
人们不再跳舞
而是唱着单调的歌
乌云早已不在,隐约的阴影在远方飘荡
//
只有死去的人依稀记得
当年你们跳舞是为了什么
那不是乞雨的仪式
那是为了爱与生活
只是死去的人不会说话
//
四散的鸟兽你们在哪里
你们在干什么
分类

我被时光的轮盘碾过

今夜的天空是白色的
你的头顶是白色的月光
稀疏的樟树透下我难以为继的背影
白色的圆月像一只车轮把我碾过
//
你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曾经的我或许也会哭泣
今夜的你不曾看见一滴泪水
我的残肢向你道别
//
时光的轮盘拖着我,将我碾过
我的肠胃与血肉中带着无法销蚀的伤痕
一只小船停泊在黑色的岛屿
临别的诗人仰天哭泣
分类

薛嵩的笼车

薛嵩架好了他的笼车
薛嵩取来了两块木板
薛嵩要在木板上钻孔

薛嵩的笼车万分华丽
薛嵩是一个良木工
薛嵩知道关于木材的一切
知道一切雕花与榫卯
薛嵩现在苦恼地一无所知

薛嵩喜欢王小波
但是现在小波死了
薛嵩住所外的卫兵呆若木鸡
粗劣的板房木缝间渴望一双眼睛
山上有这个季节盛开的花

薛嵩在翻万寿寺
薛嵩的书缺了大半本
红线终日呆在寨子里

薛嵩没有笔
薛嵩想起在一个结局里
薛嵩终老于此
笼车终年在潮湿的蛮地存放
最终烂在了土里

薛嵩是个想象力贫乏的蠢人
但是也拒绝进入这种结局
红线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