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记451

陌生的量词涌入我的衣襟
三十年前有一辆马车在河中央悠悠的荡
马车夫饮水如牛
最终难逃
沉没在龙王的庙宇
我的大河才有如此的记忆
河水奔流如碎纸机中的纸张
我想啊
这一定是一场幻梦
至少是一场幻梦
恒河沙数的星星曾经落下
那时
它们于我不如这一场幻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