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无题

幼年的我像一条狗
或者
一个变形虫
想往一切缝隙里钻去
我像一瓢水
没有形状
渗在土地里
凝在花朵上
//
年少时的幻想是彩色的
就像天空中蓝色的云
和紫色的晚霞
还有黑色的夜里的雨
那时的我仿佛没有眼睛
却看到许多我再也看不见的东西
我的爷爷夜里起来接饮水机里的开水
我现在想
那时他大概是死了吧
//
那时的我眼睛是瞎的
看不见现在憔悴的我
冬天的风很冷
把我冻成了铁
风把我消磨成了一颗钉子
时间像一把槌每天在我身上敲打
//
父母眼里我想要做一个科学家
我现在才明白
那才正说明在他们眼里
我是个最普通不过的孩童
我想做一条狗
一条鱼
一只蜻蜓
可那些不是一个正常孩童该想的事
//
我外婆的狗死了
它总喜欢往各种孔洞里钻
大概这回钻进车轮里去了吧
那天晚上外婆把它炖了
肉香把所有的缝隙都堵死了
我仿佛是那条被轧死的狗
再也没有缝隙可钻
//
我仿佛是一块刚被锻炼的铁
被翻来覆去的捶打
我的周围是一堆铁
也被翻来覆去的捶打
可能那块铁不是我
我被轧死了
//
我再也不能见到缝隙就往里钻
从今天起我是一颗合格的螺丝钉
被旋进这台消灭幻想的古老机器里去
兴许他们会给我配个螺母
让我稳定工作
//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那条狗不是我
那条狗已经被轧死了
狗是经不起铁锤打的
所以他死了
我在想如果他没有死
会不会每天抓老鼠吃
会不会每天没羞没臊的在大街上
同那条不知哪里来的母狗交配
分类

叛逆的司南

满面皱纹的神婆在你身上舞蹈

你像一叶鸟

留步在一具小小的棺材上

海面上浪花平静

天上的云朵卷曲

是一盒残破的胶卷

那天的海水灌满了船舱

一颗礁石撞碎无数藤壶

撞开船蛆们临时的家

年久失修的船长张开惶恐的眼睛

//

曾经的你也是一颗礁石的模样

像一艘小艇在红热的大海里飘荡

铁质的心脏不断旋转

小艇于是朝向北方

//

惊雷如何让你想起

你不能如此混混沌沌过这一生

惊雷他是电啊

电得你全身麻木发热

船长在船头取下眼罩

准备把他那只半瞎的眼睛朝向太阳

//

船长在船头骂骂咧咧

角落里水手们的烟头沾满海鸥的屎

白天被太阳晒干

雨天就开始像浸了油的霉干菜

//

文盲水手扔掉手里又一颗烟

你像个疯子还在兜兜转转

仿佛想起

亿万年前你在岩浆的大海中

差点成为一颗礁石

//

道士今天在山上选好了坟

船长的骸骨在水里被泡得像河豚般膨胀

那么向阳吧,好歹去去生前的湿气

稀里糊涂的你指着北边

水手们的家曾在那个方向

分类

我在沼泽里手舞足蹈

热带的风

吹醒又一颗曼陀罗的种子

肉豆蔻的香气

缠上我的脖颈

我骄傲地发现

万物在这里茂盛生长

//

两朵大王花开在我的头顶

美丽的狼蛛在我血液中注入新的欢欣

斑斓的蛙游荡在我荡漾的眼底

欢乐的沼泽中响起美妙的嗓音

//

我在沼泽里手舞足蹈

我在烂泥里手舞足蹈

我在带刺的藤蔓里手舞足蹈

那藤蔓真是一个轻佻的女孩

紧紧地把我全身缠住

我彩色的血液流满她全身

//

极乐的大神既然唤我长眠于此

就别再怪我癫狂地多情

水蛭也麻醉不了我狂喜的心灵

既然我是大地所奉献

今日也无所谓奉还大地

//

远来的孤独旅人今日将定居此地

像大地一样,他也开始滋养万物

长着利齿的怪鱼觊觎他腐臭的躯体

淤泥中的恼鬼将他双腿蚀去

红树的种子在他大脑里成长

穿过软烂的眼珠

//

那种子必然伸出无数的的利爪般的枝杈

请你务必也抽出致密的根系

一枝请你在上面生长沙漠中的玫瑰

一枝请你带上我残损的牙齿

穿过我眼球的求求你长到最高处

深埋土里的希望你嵌入我的头骨

昨天的我还有许多幻想

今日我幻想你把我裹住深埋大地

你疏松细韧的根尖比任何舌尖都更使我高兴

//

候鸟啊请你等等驻足聆听

明年的今天

请你衔一根枝杈

带去给我在故乡伫望的母亲

分类

如雨

明亮如白昼的夜晚里
嗜睡的渔人停下了棹
小小的乌篷船里 小小的船舱
岂能容下醒来的魂灵
水面上的波纹溅起星辰
水面下是那月光所不能及
我的姐姐在宫殿里踱步
//
那是雨
起初那雨是水
万物仰她生息
渐渐的那雨泛出闪烁的寒光
仿佛要穿凿出我的骨髓中的泪滴
雨中圆滚滚的是我的眼球
有的布满血丝
有的散开瞳孔
有的还看得见这个世界
有的早已故去
//
今天的黑夜仍是那样雪白
甚至一日白过一日
希望我与你再不相识
希望我的血液化为黑色的种子
//
渔人的船早已挣脱渔人
明亮的月光刻画在我又一颗可怖的眼里
分类

日记451

陌生的量词涌入我的衣襟
三十年前有一辆马车在河中央悠悠的荡
马车夫饮水如牛
最终难逃
沉没在龙王的庙宇
我的大河才有如此的记忆
河水奔流如碎纸机中的纸张
我想啊
这一定是一场幻梦
至少是一场幻梦
恒河沙数的星星曾经落下
那时
它们于我不如这一场幻梦